美女蛇性感图片

合作QQ:2015-7353-60
您现在的位置:美女新闻

风流熟妇

作者: 时间:2022-08-30 15:26:04 阅读:

魏子扬,现年二十五岁,毕业于大学外贸系,年纪轻轻就担任某大企业公司的总经理,可算得是年青有为的才俊。

其实说穿了也不过如此而已,因为某大企业公司不过是他老爸所拥有的公司及数家工厂的总机构,父业传子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老爸是白手起家的,平时刻苦耐劳才有今天,成为家财万贯的大富翁,因只有子扬这一个独生子,所以才要他攻读外贸系,将来在他年老退休之后,能接掌他庞大的事业。

故此先交付子扬一家贸易公司,学习一切外销等业务的经验,以后才能担负大任。

魏子扬也未使他老爸失望,书是读得很好,生意上的业务也办得很好,亦可欣慰其老爸老妈的心愿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魏子扬生性风流,完全一付花花公子的作风及大少爷的派头,花钱如流水一掷千金毫不变色。

自担任总经理的职务后,生意上的交际应酬,每天都出入歌舞酒榭脂粉丛中,学习了很多调情手腕及床第工夫。

再加上他生得体健高大、英俊潇洒,又是魏大老闆的大少爷,有钱的花花公子,不知爱煞多少风尘女子。

魏子扬在歌台舞榭脂粉丛中玩过一二年后,总觉得风尘女子为了是钱,毫无情趣可言。

有一日,听了朋友老刘一席谈话之后,于是改变了玩乐的方向,开始以良家妇女为猎色对象,心想:「人生在世也不过数十年的生命好活,若不好好享受,多玩几个女人,尤其是要尝尝不同年龄的女人,各种不同风味的阴户,否则,等到七八十岁,人已老化性机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动了,那才丧气要命呢!更何况凭自己现在的条件,还怕找不到下手的对象吗」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公司里的女职员还算不少,因此魏子扬兴起由公司女职员下手的主意,况且自己是公司的主管,要制造与她们亲近的机会也较方便。

过了不久,机会终于来临了。

魏公馆的大厅上充满了欢欣的气氛,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两位美艷华贵的中年妇人,正在很亲热的谈着別后的一切生活及琐碎的家务事,不时传出了快乐的笑声。

一位中年美妇是魏子扬的妈妈,另一位是魏太太的后期学妹,二十年多前嫁给一位富商,后来侨居国外,现在回来拜访魏太太这位学姐。

二人在校时虽相差三期,但是情如姐妹,毕业后在社会做事,或嫁人

后都是时相往来,感情很好数十年如一日。尤其子扬是她从小看到大,十多年前侨迁国外时,子扬尚是个国中生。

这是第一次返国探望亲朋好友,因此到魏家作客,魏家夫妇坚留她,一定要她在家中居住直到返回国外的那天,才肯放她走。她在盛情难却之下,也只好打扰了。

子扬在晚餮前回到家中,一进门就看见母亲陪一中年美妇聊天,不知她是何人。

子扬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可是发现那位中年美妇后,被她的美艷容貌看得呆住了。

方太太被他呆看得脸上有点发烧、想不到十多年不见的子扬、如今长得又高又壮又英俊。

此时魏太太说:「子扬!快过来和方妈妈打声招唿!」

子扬听母亲一说,连忙对那位美妇点一点头,并说:「方妈妈,你好!」

美妇微笑说:「嗯!你好,別客气!」

魏太太说:「子扬,你不认识方妈妈了吗她是十年多前常常来我们家玩的洪阿姨。你小的时候,洪阿姨还常常抱着你去玩,买巧克力糖给你吃,妈妈去上班时阿姨常来照顾你,你不记得了吗」

子扬恍然大悟的说:「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洪怡君阿姨,妈妈的后期学妹,最喜欢亲吻我面颊的洪阿姨,买我最爱吃的巧克力糖给我吃和照顾我的洪阿姨。因为妈妈叫我喊你方妈妈,所以我一时想不起来了,真对不起洪阿姨。」

魏太太轻叱子扬说:「你这孩于怎么连名带姓的叫方妈妈呢!真沒礼貌!」

洪阿姨说:「琪姐(子扬母亲的名字),沒关系,子扬现在是大人了。」

魏太太说:「就算是大人也不能在长辈的面前说话沒有分寸,沒大沒小的成何体统!子扬,方妈妈这次从国外回来玩,要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你要好好的接待方妈妈,不可待慢,要像儿子一样的孝顺方妈妈,知道吗」

子扬急忙回答:「是!妈妈!儿子一定听你的话!」

洪阿姨说:「琪姐,你真好福气,子扬对你真孝顺听话!」

魏太太笑着说:「不听话就是不孝之子,他这一点长处,我夫妻俩还算满意。君妹!你还是只有两个女儿呀!」

洪阿姨轻叹一声说:「是嘛!就是沒有生儿子,有时候我那老头还埋怨我呢!」

魏太太安慰她说:「男孩女孩不都是一样吗方先生也真是的。」

这时家里的女雇叫着:「太太,开饭了!请来用饭!」

一星期过去了,转眼又到周未。

方太太洪怡君女士访晤了台北的亲友后,心中属意前往中南部游览观光一下,但无人奉陪。

晚餐后,大伙人在客厅聊天看电视时,魏太太问道:「君妹,你台北的亲友都拜访完毕,还有几天才回国外呢」

洪阿姨回答:「琪姐,我还有一个多星期的停留期。想到中南部去观光一下,离开台湾十多年了,一切生疏了,你陪我去玩一趟好不好!」

由于魏太太人已五十岁了,而且体躯肥胖,再加上近日天气闷热,更使她不想走动。

魏太太说:「你看我这么胖又怕热,连坐在冷气下面都还在流汗,要我坐在车子里,会闷死我的。我看这样吧!子扬,你陪方妈妈去中南部游览一个星期吧你年轻力壮,爬山啦或是上下褛梯都可以搀扶着方妈妈。君妹,你看怎样呢」

这样决定刚好是她的希望,她连忙说:「好呀!琪姐,但是那会不会耽误他的公事呢」

魏太太说:「沒关系,反正他的爸爸会去看看的。子扬!一路之上你要好好的照顾你的洪阿姨。你小的时侯洪阿姨好疼你,现在你长大了,要好好的回报洪阿姨,孝顺洪阿姨,知道吗」

子扬说:「是!妈!我会的!」

洪阿姨对子扬说:「子扬,那阿姨先谢谢你啦!」

魏太太说:「君妹,小孩子你还谢什么!不太见外了吗」

洪阿姨说:「应该的嘛!」

子扬说:「洪阿姨!你要再客气,子扬就不敢当了!」

第二天早上,子扬驾驶看小轿车先到台中日月潭去观光,在日月潭XX大饭店租了二个豪华的套房。

晚餐后,进入各人的房间先洗了一个

温水澡,洗除了一身的臭汗和疲劳。

子扬正躺在床上休息时,电语铃声忽然响起,子扬拿起电话:「喂!」

原来是洪阿姨打来的:「子扬,过来陪阿姨聊聊天,好吗」

子扬回答:「好的!阿姨,我马上过来。」

于是子扬立即来到洪阿姨的房间。

洪阿姨说:「子扬,把门锁上!」

「嗯!」子扬遵照她的话,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上,并且把门锁好。

洪阿姨说:「来,子扬,坐下来陪阿姨聊聊天,时间太早也睡不着。」

于是二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子扬擡头一看眼前的方妈妈,年纪四十多岁,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粉脸美艷绝伦,白里透红的肌肤,秀眉微弯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艷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双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最迷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团火,烧人心灵、钩人弛魄一样。

子扬在心里暗叫道:「哇!连乳罩都沒有戴上!」

只见洪阿姨浅黄色薄纱睡袍披在身上,那两颗肥大丰满的乳房,贴看半透明的睡袍上,清晰的显露出来,尤其是像葡萄那样大的奶头、尖顶在肥乳上面,真是勾人心魂,看得子扬的阳具不由自主地亢奋起来。

子扬突然又感到一阵不安和惭愧,心想:「她是妈妈的好同学兼好友,和妈妈已有近三十年的友谊,看着自己出生和长大的阿姨。小时候抱我、亲我、吻我、带我上街去玩、买给自己最喜欢吃的巧克力糖。记得自己小的时候,爸爸的事业尚未成功,妈妈还要去上班赚钱来辅助爸爸的事业。晚上若是妈妈加班不能早些回家,就请洪阿姨来做晚饭给我吃、替我洗澡、哄我睡觉。到她结婚后,丈夫因是富翁,不需她去工作赚钱,妈妈就把自己托在她家照顾。讲起来可算是我的第二位妈妈,自己怎么可以用有色的眼光去看她呢真浑蛋!也真该死!」

子扬想着想着把头低了下来,满脸含有羞愧之色,连正眼都不敢看她一下。

洪阿姨被子扬呆看了一阵,芳心噗噗的跳得快了起来,唿吸也不禁急促上来,她在凝视了子扬一阵,心中想到十多年不见的子扬,于今竟长得如此的英俊潇酒、高大健壮、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了。芳心毫沒来由的跳个不停、气喘心急、粉脸发烧、双乳发胀,连下面的肥穴不由自主的流出一大股水来了,把一条三角裤和大腿两内侧都弄得粘煳煳湿濡濡的了。

洪阿姨说:「子扬,阿姨洗过澡,为了贪求舒适凉快,穿得很少,你不会见怪吧」

子扬连忙说:「不会的!阿姨,何况你是我的长辈,再说......」

洪阿姨问道:「再说什么,怎么不说下去呢」

子扬低着头说:「我怕阿姨会不高兴!」

洪阿姨笑着说:「怎么会呢!从你生出来,我是看你长大的,你就是说错了话,我也不会不高兴,也不会怪你的!」

子扬见状就说:「那我就说了!记得我小的时候,妈妈加班沒有回家时,阿姨会照顾我,晚上替我洗澡、陪我睡觉,你就像我的妈妈一样的疼我、爱我!现在我是把你当妈妈一样的尊敬你,爱慕你!我还不知道要怎样的报答你呢」

洪阿姨摸了一下子扬的头,说:「子扬,被你这样一提,我也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情形来了,你晚上睡之前,哭吵着要妈妈,我被你哭得实在沒有办法可想,把你抱在怀里,把我的奶给你吃,你才肯安静的睡下来。现在想起来,你还真玩皮,嘴里吃一个,手还要玩一个,你就是哭吵不休,有时真想打你的小屁股一顿哩!」

子扬追问着她说:「那阿姨为什么不打呢」

洪阿姨幽幽地说:「那时候你才四五岁、是个不懂事的小娃娃,打你有什么用。再说你妈妈和我情同姐妹,她的孩子也等于是我的孩子一样。何况阿姨那时还沒嫁人,下了班回家也沒有別的事做,就一心一意的把你当儿子般的照顾。我受你母亲所托,当然要忠人之事呵!」

子扬撒娇的说:「真感谢阿姨!我一定要好好的孝顺你,报答你!」

子扬说完,坐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腰、亲吻着她的脸颊。

吻得洪阿姨娇羞满面的道:「乖子扬,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洗澡时,有多调皮!」

子扬说:「这个我不太记得了!请阿姨说嘛阿姨,不好意思说吗」

她粉脸通红的说不下去了。

「好阿姨,说嘛!」子扬说罢将嘴改吻她鲜红微翘的小嘴。

洪阿姨被他吻得气都喘不过来,忙用手把他的头推开,说道:「你想闷死阿姨呀!小鬼头!」

子扬勐缠着她:「那阿姨快讲,不然我又要吻下去了。」

洪阿姨只好顺他的意,说:「好!好!好!我怕了你了、我讲给你听是可以,但是你不能讲给你的爸妈听,这件事在我心里隐藏了二十多年了,知道吗」

子扬说:「我知道,阿姨请放心,我又不是白痴!」

于是,洪阿姨说:「你小的时候,我每次给你洗澡,你非要我脱光了衣服坐在浴缸里面,你就站在浴缸里面,脸对脸的替你洗澡。而你的一双小手,有时摸阿姨的乳房有时又捏奶头,有时伸到下面去摸阿姨的......下体,弄得我全身痒酥酥的,难受死了!有时我气极了,把你的小手打开,你就又哭又叫,真气死我了。」

子扬追问着:「那么!阿姨后来又怎样呢」

洪阿姨继续说:「我有什么办法只好让你那双讨厌的小手去摸去捏!真恨起来时,我就用手指去敲你的小鸡巴,逗得你是哇哇叫,想起当时的情景,到现在还觉得好笑哩!」

子扬假装生气说:「好呀!原来阿姨在欺负我年纪小,我现在要报仇了!」

洪阿姨笑道:「小鬼头!阿姨对你那么好!你报的是什么仇呵!」

子扬说:「我现在要吃你的奶,咬你的奶头,摸你的肥穴。」

洪阿姨知道子扬存心耍无赖,便说:「你敢!」

「我怎么不敢!」子扬说着,便把洪阿姨压倒在沙发上,双手拉开睡袍的前襟。

「哇!」好大一双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子扬的眼前,高高挺起,一点都沒有下垂,两粒紫红色像草莓般大的乳头挺立在桃红色的乳晕上,美艷性感极了。

子扬低头含住一粒大奶头又吮又咬的,一手抚摸另一颗大奶,一手伸入三角裤里面,抚摸着那一大片的阴毛。

「啊!子扬!不可以!这样胡来......阿姨要......叫救命了......。」

子扬不理会她的大叫,手指顺往?阴毛而下,摸到温热的肥穴,鼓鼓的。顺?肉缝,用中指轻轻地摩擦?阴帝,弄得洪阿姨整个人都瘫痪在沙发上面,两腿微微张开,肥穴往前迎合的和怂动,嘴里娇喘喘的。 洪阿姨无力地说?「阿姨难受死了。]子扬开始边摸边仔细地看了看洪阿姨肥胖的的身体,然后脱下裤子,把硬涨高翘的大鸡巴,端给洪阿姨看。洪阿姨一看,眼睛都直了。子扬顺手抱起洪阿姨,放倒在床上。 洪阿姨情不自禁的用手握?他的大鸡巴,说:[好粗好大呀],就套弄起子扬的大肉棒来,用手指去摩捏龟头的马眼及颈沟。子扬觉得阿姨的手,好会摸弄,从龟头上传来的一阵趐麻快感。

子扬不理会她的大叫,手指顺往着阴毛而下,摸到温热的肥穴,鼓鼓的。顺着肉缝,用中指轻轻地摩擦着阴帝,弄得洪阿姨整个人都瘫痪在沙发上面,两腿微微张开,肥穴往前迎合的和怂动,嘴里娇喘喘的。 洪阿姨无力地说︰「阿姨难受死了。]子扬开始边摸边仔细地看了看洪阿姨肥胖的的身体,然后脱下裤子,把硬涨高翘的大鸡巴,端给洪阿姨看。洪阿姨一看,眼睛都直了。子扬顺手抱起洪阿姨,放倒在床上。 洪阿姨情不自禁的用手握着他的大鸡巴,说:[好粗好大呀],就套弄起子扬的大肉棒来,用手指去摩捏龟头的马眼及颈沟。子扬觉得阿姨的手,好会摸弄,从龟头上传来的一阵趐麻快感。

然后,子扬低头伸出舌头先舔了下阴毛森林中的阴帝,顿时,洪阿姨全身如同电麻一样,洪阿姨哼着叫着,子扬站起身来,把她的双腿分开,隆起的肥穴,如温热的小丘,大片浓密的阴毛中间,肥穴一张一合的,冒着热气。子扬说:儿子来替你止痒!手握大鸡巴,对准了她的肥穴,在口子上滑了滑,「滋!」的一声插了进去,洪阿姨空虚已久的肥穴立即感受到了一种充实感,把子扬的大龟头包得紧紧的,舒服极了。

于是子扬先开始轻抽慢插,然后再改为三浅一深,不停地抽插,洪阿姨扭腰摆臀挺起肥穴,来往迎合,舒服得直叫。 子扬趴洪姨的身上,洪阿姨两个肥美的大腿摩擦着子扬的两个腿,乳房和自己的胸前接触,充满肉感。洪阿姨说道︰「压的我浑身好解恨吶。」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向洪阿

姨袭来,一阵高潮来了,紧紧地抱住子扬,下面用力的夹紧肉棒。一阵高潮过了之后,洪阿姨说道︰「乖儿!阿姨沒有力气了!]子扬就把她翻过身来伏在床上,把那个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翘了起来,握着自己的大鸡巴,从后面插进那一张一合的洞口里,正好两个手从侧面摸捏着两个抖动的下垂的乳房,并轻轻地按摩两个奶头。 洪阿姨从来沒有尝过这「野狗交媾」式的招数,尤其子扬的大龟头,真棒!阴壁上的肉被粗壮的阴茎胀得满满的,在一抽一插时,大龟头上凸出的大凌沟,刮得穴里酸痒不已。洪阿姨的肥臀左右摇摆、前后挺耸,配合子扬的勐烈插抽。子扬只觉得她的肥穴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加快了抽插的节奏。突然,龟头一麻,从腰间自然发力,一股浓热磙熨的阳精飞射而出,洪阿姨感觉里面一股劲道和热力,说︰「射吧!射到里面去!!!]

二人都达到了慾望满足的顶点,相拥而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了过来。 子扬一看手錶,快凌晨一点。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按铃命侍者送入几样小菜一瓶洋酒。二人赤身裸体边吃喝,边闲聊起来。 子扬还不时伸手在她身体乳房上和阴毛处摸摸揉揉,洪阿姨很受用的娇笑︰「小宝贝!你还沒够呀」 子扬问道︰「亲阿姨,刚才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洪阿姨说︰「嗯!好舒服!好痛快!阿姨活到今天还是头一次领略到于此美妙的性交乐趣!小心肝!阿姨真爱死你了!」 子扬的手摸在她的肥穴上,说道︰「亲阿姨!等一下这里还要不要儿子日下这里」 「嗯!当然要吗阿姨饿了好久,当然要吃得饱饱才甘心!」 「阿姨!儿子的这条宝贝,够不够劲,你满意不满意」 「小心肝!还说呢!你那条大宝贝真厉害、真够劲!刚才差点把阿姨的命都要去了,怎会不满意呢」洪阿姨也在子扬的大阳具上套弄,互相摸着对方下面的生殖器。 「那你以后要叫我好听一点的!」子扬揉着她的大乳房。 洪阿姨问道︰「你要阿姨叫什么才好听一点的呢」 子扬得意的说︰「你可以叫我……大鸡巴哥哥、亲哥哥、亲丈夫。」 「不要嘛!那多羞死人嘛!」她粉脸通红的娇羞着说。 「亲姨妈!羞什么!现在又沒有外人!只有我们俩个人嘛] 「嗯!好嘛!亲哥哥、亲丈夫、大鸡巴亲哥哥!啊羞死人了!」 子扬一听

,就把洪阿姨放在沙发上,让她张开两腿,子扬跪在地毯上,用粗大的鸡把一下一下的抽插,放肆地姦淫着这个肥胖的阿姨,又把浓精射入阿姨的肥穴里面,才倒在洪阿姨的怀抱里,摸着乳房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子扬闻到潮湿的味道,才发现自己怎么头埋在洪阿姨的毛丛里睡着的。而洪阿姨的手一直捉着他的大肉棒。 在这一个星期的游览中,实际上二人做爱的时候比游览的时候多。 在房间时,除了饭店侍者送饭送饮料时穿着睡袍外,其馀时二人俱是裸体相处。性慾来时,浴室里、或躺、或卧...各种姿式和各种角度的盡情造爱。加上洪阿姨集二十馀年的性爱经验及技巧,指导子扬如何能够省力,如何能够持久,如何能使男方畅快,如何能使女方舒服。使得子扬每次的性爱,都得到遍体舒畅,也使她自己也得到满足盡致。 子扬感到洪阿姨的各种性爱技巧有如一本『性爱百科大全』一样,使他享盡了中年成熟妇人的风韵和妙味。 想起︰『四十如虎』这句俗语,一点沒错,难怪许多有经验的男子,都喜欢和中年妇人做爱。

时间过得真快,洪阿姨回家的时间已经到了。临走时,他把洪阿姨又站着顶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