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蛇性感图片

合作QQ:2015-7353-60
您现在的位置:美女新闻

伟大的妈妈11

作者: 时间:2022-08-30 15:41:43 阅读:

(11)

妈妈第二天起来时已经将近十点多了,十一点的时候,张强来到我们住的房

子,他将妈妈拉到一家小房间里谈了有一个多小时,最后,原定在晚上与李东的

约会提前到了中午。

原来,当天的晚上,张强已知道了我打伤人的事,当张明回家的时候,张强

已将这事问得一清二楚,第二天就打电话找李东将事情挑明了,李东当然不敢有

什么意见(张强与当地的黑白两道都有关系)。

吃中饭时,由张强和妈妈去,妈妈一根头髮也沒掉就回来了。妈妈对张强只

有感激,已忘记了张强对她做过的事。

妈妈通过了这件事,虽说是事情已过去,但她还是不放心,就将我交给了姨

婆,她在外边和朋友聚会的时候就要我獃在姨婆家,不能到外边惹事。却想不到

这反而令她在家乡又遇到一件坏事。

假期已到了第三天,妈妈应那天与她约会的朋友之请到她家里作客,这天冷

空气南下,一下子降了几度,更下起了大雨,妈妈本来不想去的,但与人有约在

先,只好自己去了,我却只能留在姨婆家里自己玩。

妈妈的朋友十分热情,两个女人一起逛街、吃饭、聊天,一整天过去了,两

个女人到晚上七点才分手,这时镇上商业街的灯已经全都亮了。妈妈从市区坐车

到镇上客运站准备坐车时却发现一张公告,因为下雨的原因,原来已在搞维护的

路更出现了问题,回村子是暂时不行了,最快的一班车也要在十点钟才开,妈妈

无奈,只有在镇上呆着了。

因为下雨,妈妈这天穿着一件像雨衣质料的粉蓝色连衣裙,那是一件像睡衣

式的中间有腰带的裙子,下边是一双白色的搭扣高跟鞋,一双比较接近肉色的长

丝袜。

在晚上,客运站的人明显比白天要少了,但是在等晚班车的人也不在少数,

客运站中那些刚从外省来还沒有找到工作的民工,像一个方阵一个方阵的睡在一

起,那些人的体味和汽油味充斥着整个客运站,妈妈实在受不了那个味。她这样

衣着的人明显与客运站格格不入,当她在客运站里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她决

定不在这里等了,她要到外边去,到时间才回来。

「儿子,妈妈要晚一点回来,路要修,沒办法。」妈妈给我打电话。

「那也沒办法啊,妈,你小心点。」

「知道了,妈挂了,早点睡。」妈妈打完电话才从客运站向商业街走去。

妈妈到了镇上商业街的边上消磨时间,她却不知道在她刚入车站时已经有两

个人跟在她后边了。不知不觉中,她已走到了商业街的盡头,这里已经沒有什么

人了,只五、六个女人在那里,边上有一家电影厅。为什么不叫它电影院?因为

它实在是太小了,是用一个民房改的,但望上去却不小。

妈妈刚想上去望一下有什么电影,这时有几个男的走过来,那些女的就围了

上去:「大哥,请我看场电影吧!」妈妈一听就知道是城镇中的那些妓女在一些

电影院门口卖淫的玩意。

妈妈再一望那些电影,第一场是什么《慾求不满的少妇》、第二场是《出轨

的少妇》,一共五场,只要十元就可以看到底。这都是一些三级的玩意,妈妈已

对这间电影厅完全沒有了兴趣。

她刚转身要走,已有两个人贴住了她,妈妈还以为是扒手,当她发现不对劲

时,两把明晃晃的小刀已顶在了她的腹部。

「小姐,別叫,听我的话照做,不然我捅了你,我们也绝对走得掉。」说话

的人一口很重的北方口音。

事实上,当妈妈发现被刀顶着时,她已听不到对方的话语了,她只觉得脑袋

轰的一声:『我被抢劫!』手心全都是凉的。

她望了一下两人,一个小平头,

一个戴眼镜。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两个人有

点脸熟,但又想不起来,是不是李东的人不服气呢?

但不由她多想,那两个人已拉着妈妈向电影厅走去,在左边的那个将手伸进

妈妈左边的口袋里,将妈妈衣袋中的零钱拿出来交给了卖票的。

「三张,两张情侣座,我要最边的两张。」

「好,五十元。」卖票的望着妈妈一脸的坏笑。

想不到这种破地方也有什么情侣座,妈妈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她刚张嘴想

叫,但在妈妈右边的人手一动,妈妈只觉腰上的异物又顶入了一些,她只好把张

开的嘴合上了。原来在电影厅门口的几个妓女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望着妈妈被两个

人拉着进了电影厅。

当妈妈进去时,一股很大的人体气味冲进了妈妈鼻子,说是「情侣座」,实

际上就是一张旧的长沙发。电影已经开始了,那两个人将妈妈夹在中间,两人的

手已经放在了妈妈的大腿上了。放的电影本来就是那些H级的东西,女人的呻吟

声、男人的喘息声充斥着整个电影厅内,从前边不时传来的也是南腔北调,这里

明显是一个外来民工才来的小电影厅。

这时,妈妈已感觉到有

点绝望了:「別,我给你钱,你別伤害我。」小平头

不屑地一笑,将妈妈本来叠在一起的双腿拉开,眼镜则将妈妈的小手放在了他的

腹股沟中。

『怎么这样大!』妈妈吃了一惊,她只觉手中有一包东西,她整只手也握不

下。小平头将舌头伸出在妈妈的耳朵上舔起来,并将妈妈的手也放在他的下部。

这时有人从他们前边走过,三人被吓了一跳,他们

两人马上坐好,各伸出一

只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上摸索着,并拉下了自己的裤链,将肉棒掏出,要妈妈用手

去套弄他们的肉棒,妈妈起初不愿意,但在两人的强制下,妈妈还是握住了两人

的肉棒。

这时,两人的手已经在妈妈的大腿内侧摸动着了,小平头的手在妈妈的丝袜

边上轻刮着,眼镜则将手指在妈妈的内裤沿上插了进去,轻拉着妈妈的阴毛,并

将中指插进了妈妈的小穴中。搞了大约五、六分钟,眼镜只觉得有水从手指流到

手掌上,妈妈的喘息也由刚开始的几不可闻,变得大声到成为两人耳朵中的碧水

仙音了。

妈妈两手分別握着两人的肉棒,眼镜的下边很大,肉棒直,双丸也不小;小

平头的比眼镜小一点,但有些向上弯。妈妈的玉掌上已满是两人马眼中流出的黏

液,妈妈在套动他们肉棒的同时,还用小指的指甲轻刮着两人的双丸。

眼镜这时要妈妈放开他的肉棒,他应该是忍不住想幹炮了,刚才只是强忍着

的,他深吸了几口气,拉好裤子,走到厅口,问人厕所在哪里。小平头要妈妈侧

坐沙发边上,他则坐在另一边,妈妈半睡着吸他的肉棒,妈妈起初不肯,但小平

头握着妈妈的脖子,拉着妈妈的头髮,将妈妈强力往下按。

「小姐,別忘了,你还有一个儿子。」妈妈听到后突然一惊,原来她打电话

时这两人已跟在旁边了。

『这些亡命之徒什么都可做得出来。』妈妈想,只有顺从他了。

『好腥啊!』当我妈将头凑近小平头肉棒时心里不禁想,她握着小平头的肉

棒,只用嘴唇轻含着肉棒前部。小平头拉起了妈妈的裙子,将手指放在妈妈的阴

部上,这时,妈妈的内裤已经湿了,他将妈妈的白色透明内裤拉下,妈妈的光屁

股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只觉得十分不爽,她知道要快点搞定只有让他完事才行。

妈妈握着肉棒的根部,将小平头的肉棒整条吸进去,又整条吐出,整支肉棒

上全都是妈妈的口水。小平头左手玩着妈妈的小穴,右手则从妈妈的衣领伸进去

握着妈妈的巨乳,妈妈双腿紧夹,由于口中有一条大肉棒,只能从鼻孔中哼出含

煳不清的「嗯……嗯……」声,但与电影放映的声音相比却微不足道了。

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过,两人都不敢动了,小平头要妈妈起来,他自己则坐在

沙发边,有半个位左右,妈妈半坐在他腿上,他从后边亲着妈妈的脖子、脸颊,

双手在妈妈的大腿、屁股、巨乳上摸索着。

正当他感觉极爽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一接,听了几句,马上挂了电话,拉

着妈妈向后边一转两转的走。妈妈不知他在做什么,他要妈妈走前边,来到一个

有洗手台的小房间前敲了三下,门开了,原来是眼镜,里边是一个厕所,还是坐

厕,空间也不小,他让两人一进来就上了内锁。

眼镜已经顶不住了,他手忙脚乱地将妈妈的腰带解开,妈妈丰满的媚淫肉体

立即就显现在两人面前,妈妈的衣裙刚长过大腿,里边只有一件半罩杯的白色透

明胸罩,解开腰带后,让人觉得那是一件睡衣而不是一件外衣。

妈妈的内裤已脱掉,上边的胸罩是透明的,用两条透明的肩带吊着,两人已

迫不及待的一头扎进了妈妈胸口上,两条舌头轮流在妈妈深深的乳沟上徘徊,当

一个人舔乳沟时,另一个就在他那边吸着妈妈的乳房及乳头。

小平头将注意力放到下边,他拉开妈妈的双腿,将舌头在妈妈的小穴边上轻

舔着;而眼镜则握着妈妈的脖子,将舌头吐进妈妈的口中,两人的舌头相互交缠

着。

小平头的舌技不错,他先轻舔着妈妈小穴的边缘,然后将妈妈的阴蒂吸进口

中,吸吮一会再轻吐出来,又将舌头插进小穴中,将嘴唇贴着小穴轻吸。

『天啊,实在是太正点了!』妈妈不禁想着。原本垂下的手则放在小平头的

头上,她也将下体向前挺,让小平头的舌头更容易深入她的小穴。眼镜则专注在

妈妈的双乳上下工夫。他将妈妈的胸罩拉起,托着妈妈的一双巨乳,口中吸着左

边的乳头,右手则玩着妈妈右边的乳房,不时将妈妈的乳头整个吸进口中又吐出

来,妈妈一双巨乳上都佈满了他的口水。

这时小平头站起来,手摸着妈妈的小穴,妈妈也回应地套动着他的肉棒,而

眼镜则与妈妈吸吻着。小平头将妈妈放坐在马桶边上,他双手抄着妈妈的腿弯,

将肉棒插进了妈妈的湿穴中,然后就粗野地操幹起来,弯弯的肉棒从妈妈小穴的

上面斜插下去,大大地剌激着妈妈的阴蒂。

妈妈拉开眼镜,「啊……爽!真爽!好麻……天啊……嗯……」的浪叫着,

只觉得下边的快感已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她刚叫了几下就沒有了声音,原来眼镜

已站了起来,将肉棒塞进了妈妈的口中,用力地抽插着妈妈的淫嘴,妈妈横舔、

竖舔、舔马眼、吸龟头……眼镜实在太爽了。

在两人的合姦下,妈妈很快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原本配合抽插的屁股已向

下垂,大腿肌肉发出一阵阵抽搐,小穴口洩出大量的淫水。

两人却在这时停了下来,显然他们也不想这么快就完事。眼镜坐在马桶上,

要妈妈屁股向后撅起的站着,让他吸吮妈妈的小穴,并轻轻舔着妈妈的屁眼,将

吸进口中的淫水煳散在妈妈的屁眼上,妈妈的屁眼在他的服务下一张一合的蠕动

着。小平头则站在妈妈面前,挺着肉棒要妈妈重新为他提供口舌服务。

眼镜在妈妈后面舔了一会,将妈妈拉向自己,扶着肉棒要她坐下来。他将肉

棒插进了妈妈的小穴后,要妈妈自己抬动身体去吞吐他的肉棒,他则安坐着享受

妈妈用小穴套弄他肉棒的爽快感觉。

但插了五十多下后,他仍觉得不够过瘾,于是抽出肉棒,将妈妈两边的屁股

肉拉得开开的,把肉棒强行塞进妈妈窄小的屁眼里,可是他的肉棒刚刚在妈妈的

阴道里操过,龟头已经涨得又大又硬,用盡气力也只塞入半个龟头,妈妈怕他这

么粗暴会把自己娇嫩的屁眼撑破,只好合作地放松肛门肌肉去容纳他的肉棒,在

眼镜蛮牛般的力闯加上妈妈淫水的润滑下,终于都插进去了。

因为眼镜的肉棒较大,全部进去后妈妈只觉里边闷胀得很,后庭极度撑阔,

有一种被撕裂的火辣辣感觉,她只有死命地吸着小平头的肉棒,藉此来分散对疼

痛的注意力。

抱着妈妈的大屁股抽送了一百多下,眼镜向上坐了坐,叫道:「兄弟,一起

上!」

「好,大哥,我来了。」平头应声而起。

眼镜将妈妈的大腿拉成M字形,肉棒则仍旧插在妈妈的屁眼里;平头按着妈

妈的双腿,将他的肉棒插了进去。妈妈双手按着小平头的胸部,长指甲逗弄着他

的乳头,小平头双手抄着妈妈的腿弯,像狗公一样拱动着腰桿子;而后边的眼镜

则用力握着妈妈的一双巨乳,肉棒在妈妈的屁眼中抽动。

两人默契地配合着,你进我出,你上我下,两根不同寻常的肉棒,在相隔几

釐米的地方努力耕耘着。妈妈领受着两根肉棒在自己底下两个洞穴前后抽插的刺

激感,时而玩弄着小平头的乳头,时而将手向后抄,抱着眼镜的头与他湿吻,而

小平头则不时与妈妈吸吻,眼镜就从后边吸着妈妈的后颈、耳垂。

在抽插了几百下后,妈妈又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天啊,我又来了!啊……啊……」虽说开始是在不情愿下被幹,但两人的

持久力确实惊人,把妈妈操得淫水像排洪一样不断从小穴直洩出外,想收也收不

住,已逐渐沉迷在这既淫糜又刺激的3P中。

这时眼镜与小平头两人也已达到了顶点,分別在妈妈的小穴及屁眼中射出了

他们的精液。妈妈只觉两股磙烫的热流在子宫及直肠处奔流,她无力地躺睡在眼

镜身体上面,而小平头在高潮后也趴在了妈妈身上,三人就这样下体相连地叠在

一起,任由黏煳煳的淫水和精液混合物从妈妈的下体慢慢倒流出来淌到马桶上。

休息了还不到三分钟,小镇的商业街那边传来了警笛声,两人将还沒有回过

气的妈妈抛下走了。开始妈妈还担心警察会来,她现在这个样子在这里真是百口

莫辩,于是也匆匆忙忙找回自己的衣服穿好马上走了。但是她的担心是多馀的,

警车只是凑巧经过而已。

妈妈重新回到客运站,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个男的路人不小心碰撞

到她,可是妈妈刚刚才性交完,还来了两次高潮,

浑身乏力、双腿发软,站得不

稳便靠在了公告栏上。藉着灯光,上边有两张通缉令,居然就是先前强姦她的那

两个人,他们是抢劫杀人犯,还强姦了一些女事主,有几个还被他们捅死了。

妈妈这才想起来,刚才买票时也见过这两人,只是沒留意,暗自庆幸那警笛

声把他们吓跑了,不然自己被姦还是事小,搞不好可能连命也会给陪上。

妈妈也不知道是怎样上的车,下车也是別人叫的,她只知道全身衣服都湿透

了。当我问她为何雨伞不见了时,她才回过神来,第二天就带着我回家了。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