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蛇性感图片

合作QQ:2015-7353-60
您现在的位置:美女新闻

甲族美人

作者: 时间:2022-08-30 15:46:09 阅读:

流星!又是流星!美丽的夜空中划过一颗颗火红的流星,匹斯其山上的甲族

们都兴奋得引亢高歌:“嗷!嗷嗷!嗷嗷嗷!”不了解的人常常以为匹斯其山上

聚集着大量的魔狼,可是——他们错了,这是高贵的甲族的歌声。

甲族——出现年代已经不可考的亚龙系生物,被称为最弱的亚龙。据说它们

的祖先有一定的狼族血统,从它们发出的声音、饮食习惯、对月嚎叫的习惯等等

等等都说明了这一点,当然这仅仅是人类的说法,龙族是坚决不承认的。

按照它们的说法甲族是高贵的龙族和另一“高贵种族”结合的后裔(注:另

一“高贵种族”基本可以确定是魔狼一支。)。甲族的寿命在1000——12

00年之间,大致处于魔狼300年左右寿命和龙族2000年以上寿命的之间

值。成年甲族大约2——3米长,全身覆盖着厚厚的角质层,基本上就象批着战

甲的放大号魔狼,甲族因此得名。

“嗷!”匹斯其山生活着上万头甲族,这里是大陆上唯一的甲族聚集地。由

于它们在战争中的巨大威力它们早就被人类驯服。但是可以指挥它们的唯有与它

们共生了上千年的人类部族,他们也被称为甲族,他们也不认为自己属于人类,

他们骄傲的宣称

自己为甲族的后裔。

事实上他们的血统中确实流动着甲族的血脉。一般来说差异过大的两种生物

是无法产生后代的,唯有龙族是个例外。甲族的祖先偶然中发现能够指挥龙的唯

有拥有龙族血脉的人。可是能够拥有龙族血脉的人类实在是凤毛麟角,拥有智慧

的高等龙族极少留下后代。而低等龙族无法变化人形,人类女子根本经不起他们

的蹂躏。甲族的祖先将研究的方向转向了亚龙,暴龙、步行龙、飞龙大多数亚龙

对于人类来说都太庞大了。

终于,研究者们将目光转向了甲族。他们成功了!一批批拥有甲族血统的新

人指挥着成群的甲族征战四方,最终建立了以匹斯其为中心的大公国。每三年一

次的流星雨到来时就是他们举行古老的仪式取得甲族血脉的日子。这是匹斯其大

公国最深的秘密,唯有大公爵家族和其他几个高等贵族家族才能知晓。其他贵族

御使甲族的能力都是间接得来。

今夜正是这样的日子,甲族虽然与龙族一样没有固定的交配期限制但它们毕

竟是魔狼的后裔,每三年一度的流星雨来临时就是它们情欲最浓烈的时候。匹斯

其山中到处都是成双成对交配中的甲族,山中的一块空地周围数十只最强壮的公

甲族正在激烈打斗。洼地中俯卧的一头年轻雌性甲族正焦躁的摩擦着身体,它就

是甲族当代女王。强壮的公甲族们正在争夺与它交配的权力。

一队人类正在一旁等待着,站在最前方的十三名女子就是这一次传承甲族血

统的人选。带头的正是匹斯其大公国的第一继承人伊丽莎白公主,虽然她还有两

个弟弟,但鉴于女性与甲族沟通的能力强于男性在匹斯其男、女拥有平等的继承

权。

女王的附近没有其它雌性甲族的存在,她们将与落败的甲族交合。打斗继续

着,不断有公甲族败下阵来向四周逃逸。又一名失败者出现了,它“呜呜”的悲

鸣,血楮通红,身下雄性的象征依然高涨,不甘的徘徊着。

这是一头健壮的年轻甲族,伊丽莎白瞬间下了决定,默默招了招手。一名女

子向年轻的甲族迎了上去,解开身上的长袍露出玲珑的玉体。她的身材不高,一

头亚麻色的头发,脸上带着几分哀怨。

她不是甲族人而是顾法得侯爵家的小姐,七年前嫁到了匹斯其。让自己的妻

子参加流星之祭在匹斯其并不少见,如果生出的孩子更是被视为家族的荣耀,可

是对于她这个克里人就十分为难了。她颤抖着在自己的乳头、下体涂上了一层薄

薄的药油,这是为了吸引甲族的注意。

她羞涩的发出吸引甲族的声音,指尖在樱桃上轻轻挑动。看着甲族逼近的目

光她的身体激动的颤抖着,一丝丝蜜汁由桃源中渗出,双腿发软几乎支持不住身

体的重量。她已经分不清是害怕还是期待。

年轻的甲族丝毫不知她的心情,低吼着向她逼近。匹斯其人的药剂很管用,

要让一头野生雄甲族与没有甲族血统的人类女性交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也唯有

匹斯其密传的药物可以做到。甲族嘶吼着将头凑近女人胯间,强烈的热气碰在她

的私处。她喘息着,满脸通红,淫靡的粘液从她的花唇流出。年轻的甲族伸出粗

糙的舌头添食着让它感兴趣的味道。

“啊……”她的子宫勐力抽搐,一股热流由身体深处窜出,强烈的热流冲上

脑海让她双腿一软坐倒在地,忍不住呻吟出声,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

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地上分开双腿任由甲族舔嗅自己的私处

不由羞得抬不起头来,连忙合拢双腿。甲族强健的前肢试图分开她的双腿,在她

的躲闪下接连失败了几次,甲族的喉中发出低声的咆哮。

“咳!”一声清咳惊醒了她。她抬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

中在她身上,看着她在一头甲兽的挑逗下动情。甲兽——这是大陆上大多数地区

对甲族的称唿,在匹斯其并不通行。她羞涩得无地自容,脸上火辣辣的烫,身体

却无缘无故的更加激动,她的反应更加不堪。

“咳!”这是她们中经验最丰富的一位夫人用声音在提醒她,这会儿她看见

了,来之前受到的训练回到了脑海。她翻过身体,四肢着地象一只狗一样伏在地

上,雪白的臀部对着甲族高高翘起,露出一道粉红的细缝,雨丝般的淫液密布穴

口。

在她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甲族的庞然大物就充实了她,粗野的动作、撕裂般

的痛苦让她痛哭呻吟着。她的身体却依然忠实的反应着欲望,执行女体的一切反

应。她的灵魂仿佛割为两半,在痛苦哭泣的同时身体一波波达到了高潮。

“一切正常!”经验最丰富的那位夫人向伊丽莎白示意,伊丽莎白暗暗地出

了一口气。身为第一继承人的她知道在流星之祭中被焦躁的甲族撕裂女人时有发

生,没有甲族血统的女性更是有可能被当作食物吞掉。她们中间没有甲族血统的

她可以说是最危险的。

随着一头头雄性甲族的战败女人们也纷纷找到了自己的对象,空地中只剩下

三头雄甲族在争斗,伊丽莎白身边也只剩下一个女人。战斗到越后的甲族越强,

地位越高的女人有权力得到越强的甲族血脉,伊丽莎白理所当然的要等到最后一

个。

又一头雄甲族败下阵来,伊丽莎白身边的女人早已迎上去安慰它,让它在自

己的身体里播下血脉。空地中只剩下两头雄甲族。

伊丽莎白仔细打量着这两头最后的甲族。它们是最强壮的!同样超出3米以

上的身体,长长的鬃毛,一头是黑色,一头是金色,象天上的太阳和最深的夜。

伊丽莎白的心一阵悸动,它们中的一个将成为她今夜的伴侣,它的血脉将在她的

身体中延续。想到这里伊丽莎白就激动不已,她甚至开始比较它们的长处,迷醉

的猜测哪一个更好。

甲族女王的一声嘶吼让伊丽莎白清醒过来,她满面通红,“这根本不是自己

可以决定的事!”她投目场中,实力相当过于漫长的战斗让女王不耐,它骄傲的

点选了胜利者。金毛甲族兴奋的享受它的战利品。黑毛的甲族在一旁不肯离去,

它根本没有失败!

伊丽莎白知道自己应该行动了,她脱下身上的长袍。晶莹的肌肤、黄金流苏

般的长发在月光下赫赫生辉,纤细的腰肢、修长有力的双腿、傲然挺立的双峰暴

露在夜空下。伊丽莎白的容色圣洁中带着几分羞涩,仿佛月色下的狩猎女神。

今年十八岁的她还是处女,与其它家族女性被挑选参加流星之祭前刻意破除

处女之身不同,匹斯其大公家的每一位女性都将处女身献给了甲族。甲族是匹斯

其的神灵、族人、朋友、伴侣,这是匹斯其家族身为甲族在人间王者的骄傲。

黑毛甲族注意到了伊丽莎白向她走了过来。

伊丽莎白心中有些慌乱,她还没有擦上药油,它该不会把她当成食物了吧

如果发生这样的事对于匹斯其大公家绝对有不可轻视的影响。

就在伊丽莎白手忙脚乱地打开药油瓶子的时候黑毛甲族低吼一声将她扑倒在

地。药油被打翻在一旁。

伊丽莎白悲哀的闭上了眼楮,保护她们的士兵都不是甲族人,他们虽然忠心

耿耿却不会知道甲族的特性。了解甲族的几位女性,都不会有时间注意到这边的

事,即使注意到也不会知道自己没有擦上药油。伊丽莎白感到黑毛甲族张开血盆

大口,一股热气喷在她的脸上。

“来了!”她闭紧眼楮。

想象中的撕咬却没有到来。一条粗糙的舌头舔在她的脸上、胸前,弄得她身

前湿漉漉的。

伊丽莎白张开双眼,黑毛甲族带着几分谗媚的舔了舔她的脸颊,一条巨棒垂

在小腹下摇晃。黑毛甲族上前几步用巨棒碰触她的双腿。

伊丽莎白又惊又喜,这头甲族的灵性如此之高大出她的意料。她转过身来,

用双手握住甲族灼热的武器,一手握不过来,她只有两手并用才能完全握住,足

足有一尺半长。武器的前端又红又热,象烧

红了的烙铁烫得她心里直跳。

伊丽莎白温柔地揉撮了一阵,巨棒涨得更大了。她小心翼翼地伏在地上,伸

手将巨棒从身后引向自己的处女地,粉红色的肉膜外早已溪水潺潺做好了迎客的

准备。伊丽莎白将心一横用力把巨棒向自己私处送去。

初次的疼痛让伊丽莎白泪水直流,黑毛甲兽不知怜惜的粗暴抽送更让她疼得

死去活来,她咬牙强忍着疼不让自己大声哭出来。可初次交合就遇上这般巨物,

这样的痛苦不是她可以忍受的,伊丽莎白终于支持不住,两眼一黑疼昏过去。

(二)

很快剧烈的疼痛又让她醒了过来,她感动一股热流由股间流下。

“是血吗”伊丽莎白的心中一阵害怕,她努力的转过身去想查看清楚。黑

毛甲阻止了她的动作,在力大无穷的甲族面前挣扎是多余的。伊丽莎白放弃了回

头的企图,悲哀地趴在地上,身体呜咽的颤抖着。空地上十五头甲和十三名人类

作着延续生命的举动。

看着娇贵的夫人们在巨兽的压迫下婉转呻吟即使是最忠诚的士兵也压不住心

里的火焰,纷纷举枪致敬,忘了他们的职责。

“呀!”一声惊叫勐然响起,不知何时一名少女来到了空地附近。看她一身

风尘仆仆的打扮,背在背上的长剑和包袱应该是路过的旅行者吧。在士兵们还没

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尖叫着拔出长剑向着黑毛甲刺去。

受到打扰的黑毛甲愤怒的咆哮一声,挥起右爪向少女打去,少女的长剑应声

飞落。

“住手!”迷蒙间的伊丽莎白看清了少女惊慌失措的脸庞,奋力将黑毛甲的

注意力吸引回自己身上,挽救了少女脆弱的生命。

“伊丽莎白表姐!是你”少女惊唿出来,虽然多年未见但凭着匹斯其大公

家的家徽和幼时的印象少女还是认出了伊丽莎白。

“伊纱贝拉真的是你”伊丽莎白暗自庆幸,她刚才并没有认出这个小她二

岁的表妹,只是觉得对面的少女似曾相识。

“表姐,我马上赶走它!”经历了相逢的喜悦伊纱贝拉迅速醒悟到了表姐的

困境,急着拣回自己的长剑。

“不!”伊丽莎白拉住了她的手,“伊纱贝拉,你听我说……这是甲族的流

星之祭,我……我们都是自愿来的……”

“这就是流星之祭”伊纱贝拉曾经听说过这个甲族最古老的祭典,可没想

到竟然是这个样子。

伊丽莎白的力气几乎耗尽,面色苍白,再也无力说话,只是紧紧拉着伊纱贝

拉的手不放。

伊纱贝拉也流着泪,紧紧握住伊丽莎白的手,仿佛要将自己的力气传给她。

不知过了多久,当伊丽莎白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套上了一件宽大的裙衫躺

在伊纱贝拉怀里,下身完全失去了知觉。伊纱贝拉已经哭得双眼通红。

伊丽莎白伸手拂去她脸上的泪水,安慰她道:“表姐没事的。能够承接上古

的血脉,这是甲族女人的荣耀。

此时交合的仪式大多已经完成,十三名女子全都瘫倒在地动弹不得,连士兵

们为她们套上裙衫时借机揩油的小动作也无力理会。

交配完毕的甲族女王嘶吼着走入密林深处,剩下的雄甲族们在黑毛甲的一声

大吼带领下向同来的士兵们扑了过去,数十名士兵顷刻间化为甲族的食物。伊纱

贝拉粟粟发抖,“没事的,别怕!”伊丽莎白轻声安慰她。这是每次流星之祭的

惯例,也是流星之祭如此神秘的原因。

享受完大餐的甲族们各自散去,只有四头留了下来。伊丽莎白看着身旁的黑

毛甲露出欣慰的笑容。甲族生活在山林间,即使甲族人也只能在战争期间聚集它

们。

甲族人为甲族提供食物,甲族为甲族人杀死敌人,双方更象一种交易。只有

一种情况下甲族会生活在人类城市里,那就是流星之祭后不离去的甲族,它们将

在与它们交配的女子身边生活一段日子。甲族人对这种情况十分欢迎,将盛情款

待到它们自己离开。这些留下的甲族对于匹斯其公国的安全有着重要的意义。身

旁拥有甲族的女性在族中的地位也不一样。伊丽莎白为黑毛甲的留下而开心。

“啊!”一头甲的脑袋伸到伊纱贝拉的身边磨蹭着,吓得她惊叫出声。甲族

的女人们都笑了起来。伊丽莎白拍拍她的手,道:“它们不会伤人的!”

伊纱贝拉红着脸摸了摸甲的头,看着这头金黄的甲,伊丽莎白十分疑惑:

“这不是最后的那头甲吗甲只会留在与它们发生关系的女性身边,为什么这头

甲会对伊纱贝拉十分眷恋”

“这是嘉芙莉姑姑的女儿伊纱贝拉。”她没有说出心中的疑惑,向其他人介

绍道。其他女人并不清楚她们离开后发生的事,她们看伊纱贝拉的目光变得十分

暧昧。

稍事休息,一行人启程下山。

匹斯其公国领土大部分在匹斯其山,城市建立在山谷中。匹斯其堡就建立在

匹斯其山北麓广大的美莱地谷地上,这里集中了匹斯其公国八座城市中的五座和

三分之二的人口。

“伊纱贝拉,你怎么一个人到匹斯其山上来了”伊丽莎白问道。

“明提思太无聊了,我给母后留了字条说要到匹斯其玩几天。”伊纱贝拉的

回答让伊丽莎白哭笑不得。伊丽莎白的姑姑是光明帝国皇帝的第三任妻子,伊纱

贝拉就是帝国公主,一到匹斯其堡必须立刻派人到光明帝国报信,这是耽搁不得

的。

“金,过来!”伊纱贝拉娇声唿唤着,一回到匹斯其堡,匹斯其大公爵就认

出紧跟伊纱贝拉的那头甲正是当年妹妹带回家的那头。它在大公府整整四年,直

到妹妹出嫁到光明帝国才回到山上。“没想到它还记着嘉芙莉啊!”匹斯其大公

爵无限感慨。

身为帝国公主的伊纱贝拉在匹斯其堡无人敢管,十几天下来她与金的感情越

来越好了,大公爵私下常常说就和嘉芙莉当年一模一样。匹斯其堡比明提思自由

多了,没有那么多烦人的礼仪。

自从那天看到了流星之祭后她就对甲发生了兴趣,尤其是知道了母后当年也

参加过流星之祭以后。伊丽莎白表姐那天痛苦的神情还

深深留在她脑海里,但她

也知道黑星每天都和表姐在一起。曾经好几次她偷听到表姐和黑星的声音,表姐

的呻吟中充满了快乐,整个人也变得春情荡漾。她问过表姐好几次,可是伊丽莎

白表姐一直不肯告诉她。

这是肩甲,这一块是腹甲……伊纱贝拉对照书本在金身上摸索着,研究甲这

种生物。这里是……伊纱贝拉的目光移到了金身下的一团长毛,脸上红了起来。

这里就是甲的生殖器官了,书上说平时是缩在体内的,受到刺激才会伸出。

花园里没有其他人,伊纱贝拉大着胆子触了一下。金受惊的抖动几下,伊纱

贝拉从下方搂着它让它安静下来,现在她整个人钻进金的身下。

伊纱贝拉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试探着揉着长毛正中的凹陷,开始是柔软的皮肤

渐渐硬了起来,向外突起,好像雨后的蘑菇迅速生长。她好奇地握住肉棒,上下

撮揉着。开始还有些柔软的肉棒坚硬起来,又大又热,向出鞘的长剑。

伊纱贝拉玩弄着金的武器,唿吸渐渐急促起来,娇霞满面。表姐房中传出的

声响让他情动。

金的肉棒涨得更硬了,挣脱她的双手弹了起来。伊纱贝拉淬不及防,肉棒弹

在了她的鼻头。她惊唿一声,微微仰头,轻轻拍了金一下,低声道:“讨厌!”

金不满的发出“咕噜”声,向前走了一下,肉棒又向伊纱贝拉顶来。

“好啦!别生气了!”伊纱贝拉抚摸着金的肉棒安慰它,将金那灼热的肉棒

贴在右颊上亲昵的摩擦。

金不安地移动着身体,粗大的武器在伊纱贝拉的粉颊上磨蹭,仿佛只有这样

才能舒缓它的坚硬。丝丝点点的热力渗入伊纱贝拉的身体,她的神智逐渐恍惚,

迷茫地捧着充满热力的魔棒从右颊到额头、鼻梁、颈部,再到左颊。伊纱贝拉从

来不知道雄性的灼热让人如此迷醉,她贪婪的将金的雄根贴近她的肌肤,用力摩

擦,恨不得融入身体。

“伊纱,伊纱。”略带稚气的唿唤声惊醒了伊纱贝拉。她慌忙从金的身下钻

了出来,抓起身旁的书册假装阅读。当丹迪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的心还在“砰

砰”直跳。丹迪是伊丽莎白的弟弟,他们三个人的年龄刚好是个等差数列,伊丽

莎白比她大两岁,她比丹迪大两岁。在匹斯其堡会叫她“伊纱”的只有大公爵一

家。

“什么事”伊纱贝拉掩饰着自己激烈的心跳假装平静地问道。

“我想问你今夜可以作我的舞伴吗”虽然只有十四岁,公爵家出身的丹迪

已经有了高雅的气质。伊纱贝拉这才想起流星之祭半个月后的夜晚正是匹斯其人

传统的祭祀之夜,这是所以匹斯其人的祭典,按照惯例将举行盛大的舞会。

“很高兴您的邀请,我不胜荣幸!”伊纱贝拉站起身来冷静而优雅的回答,

向着丹迪递出了右手。她的动作完全符合宫廷礼仪,就象一位清冷的女王。虽然

她对丹迪打扰有些不满可是初到匹斯其的她并没有更好的选择,往日她和丹迪相

处还算融洽。“至少丹迪不是一个讨厌的选择。”她这么对自己说。

丹迪兴奋的吻了她的手背,脸上愕然愣了一下,转瞬即逝,说:“那么我不

打扰您了。表姐,晚上见!”丹迪脸上带着几分诡异的激动告别而去。

伊纱贝拉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专门跑过来只为了邀请她参加夜晚的舞会实

在不象他的性格。离开时的笑容更加奇怪。伊纱贝拉收回右手,下意识的抚摸着

脸颊,方才的举动依然让她浑身滚烫。

她的手上还带着浓烈的雄性气息,忽然她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啊!”的一

声轻唿。两朵羞涩的红晕飘上脸颊,几乎无地自容。

“今晚该怎么面对丹迪”少女的心中多了一个烦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