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蛇性感图片

合作QQ:2015-7353-60
您现在的位置:美女新闻

【本周更新】总经理和秘书2简体

作者: 时间:2022-10-27 16:00:52 阅读:

【本周更新】总经理和秘书2简体

巧音扬起脸,得意地欣赏了一下卢丰舒坦得面容扭曲的样子,嫣然一笑,再

度张开嘴巴。她一边快速地翻转舌头拨打马眼,一边用嘴唇紧紧地箍紧龟头,极

其缓慢地向里吞去。

粗黑的阴茎一点一点地陷没在娇小的嘴里,坚硬的龟头终于顶到了柔软的喉

肉上,巧音只觉得喉咙被摩擦得有些发痒,鼻子一阵发酸,大脑中有种窒息的感

觉。可随着窒息感的加强,心房轻微的颤栗却瞬间变成了剧烈的悸动,就像是一

根本已绷紧的琴弦又被重重弹动了几下一样,荡起的旖旎快速地向周身蔓延,身

心都被兴奋和快乐重重包围。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巧音双手扶住他的腰间,脑袋向

他的胯下弯去,嘴巴大张着,奋力将阴茎一吞到底。趴在他的跨下,她清楚地感

觉到,阴茎又胀大了一些,在自己的口腔深处不安分地振动着,很快,脆弱的喉

肉再也耐不住龟头的摩擦,开始痉挛起来,「呕」的一声,她本能地吐出阴茎,

剧咳起来。

还没爽够的卢丰哪管她的死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阴茎胡乱塞进她的嘴

里,然后,勐一用力将她的脑袋死死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团团温湿的唾液包围着

阴茎,痉挛的喉肉一下一下吮吸般挤压着茎身,酸胀的阴茎又是一阵乱跳。

听着巧音喉间发出「呜呜」的悲吟,看着她那红胀的脸蛋上,一双泪眼朦胧

的大眼睛乞怜地望着自己,卢丰胸口一热,淫性大发。他站起身来,双腿跨过她

的脖子,抓紧她的后脑,之后就是一阵疾如狂风的抽插……直到她身体变软,大

眼睛开始变得黯淡的那一刹那,才缓缓停止。

「啵」的一声,卢丰抽出阴茎,阴茎上略微沾了一点血水,也许是太过剧烈

的抽插,使她的牙齿不小心咬破了舌头。

巧音萎顿在地上,剧烈地干呕着,一团团唾液从嘴巴里淌下,将一对丰满,

雪白的乳房染得晶莹透亮。咳了好久,她才扬起脸,恨声嗔道:「要死呀你,想

要插死人家啊!你看,人家的小嘴都让你插破了。」

嘴上这样说着,可是眼睛却一再偷瞄着汁水淋漓的阴茎,巧音既有些害怕,

又很想再次体验那种濒死的感觉。刚才那种快要休克过去的窒息,虽然使她脑袋

胀痛得就像针扎一样,可是内心却无比的兴奋,全身的毛孔就好像完全舒展开似

的,异常灵敏地感受到一股股骚动越来越强烈地从下身涌起。

卢丰也有些纳闷,就算是春药的药效再强,她也受不了自己如此大力甚至接

近于暴虐的抽插啊!怎么现在却一副期盼着再来一次的样子呢!难道她是个有着

受虐倾向的女人!

卢丰重又坐下,晃动着脚趾头,钻进她的童装内裤里,随意摩挲着那湿得一

塌煳涂的肉缝,邪笑着问道:「还想我像刚才那样插烂你的嘴巴吗」

巧音娇躯一震,唿吸陡然急促起来,她红潮满面地看着在内裤中不断挠曲的

脚趾,鼻间「嗯嗯」地娇吟不语。

卢丰用脚趾分开肉缝,大拇脚趾头斜斜着滑进穴内,沿着滑嫩的穴壁不急不

慢地旋转着,嘴里径自说道:「几把泡在你嘴巴里的滋味真是太爽了,要不是怕

把你干死了,真想把你的嘴巴插烂。」

「你也太狠了,哦……人,人家让你那么玩,你,啊……哦哦……你还想插

烂人家的小嘴,你,你真霸道,啊……啊啊……别总是磨嘛!哦……」巧音软软

地向后倒下,双腿八字型地大分着,她一只手抓住童装内裤的边缘,向另一侧拉

去,露出淡粉色的小穴,方便他更深的进入;另一只手轻轻抚弄着自己的乳房。

「谁让你那么骚啊!我问你,操你嘴巴时,你在想些什么」卢丰看见她淫

浪的骚样,大腿开始一伸一屈着用脚趾头大力抽插她的小穴。

「哦……人家,人家被你插得都要断气了,哪,哪还会想什么,啊……再深

点,哦……对,对,用力,啊……人家只觉得就算,就算被你插死了,啊……人

家也愿意。别,别只用脚趾头,人家,哦……人家想要你的大几把,嗯……别那

么看人家嘛!」看到卢丰得意的邪笑,巧音不由大羞得闭上眼睛,可那种眼神却

让她浑身酸痒痒的,舍不得就此闭上眼睛,不由又偷偷地睁开。

「小浪货还知道害羞呢!哈哈……过来!用咪咪揉揉老公的几把。」卢丰看

她羞得娇躯一阵阵扭动,两只豪乳拨浪鼓似的晃动不停,不由起了打一通奶炮的

主意。

巧音爬起来,有些不敢看他,她低着头,抓着自己那两团鼓胀得皮球般的乳

房,将阴茎夹紧在中间,徐徐地上下摩擦。雪白的乳峰间一根粗黑的庞然大物雄

然峙立着,遍体青筋凸现,怒态勃发。

巧音越看越喜,舌头不自觉地伸出,向狰狞的龟头舔去,心里越来越兴奋,

时而双乳乱舞着,将龟头藏摄其中,时而双手快速律动着,重重摩擦阴茎,时而

又用双乳紧紧夹住茎身,嘴唇裹紧又红又亮的龟头,快速地上下吞吐。

两团雪白的乳肉就好像初生婴儿的皮肤那样柔软,光滑,再配以香汗的的润

滑,敏感的龟头一点也没有滞涩的感觉,反而一股凉丝丝,酸麻麻的感觉由龟头

传至足底,刺激得卢丰几乎要呻吟出来。

卢丰低头看着外表清纯的少女,头发凌乱,满脸晕红着,手里还捂着那对丰

嫩的雪乳,娇躯伸缩着为自己乳交。他的眼光与她甫一接触到,她便飞快地低下

头,那灵动的眼波时而羞涩地向他频频偷瞧,时而又饱含幽怨地望着他,仿佛在

诉说心中的委屈,怪他为什么还不给她安慰。

「接下来,我们该做些什么呢」卢丰托起巧音的下巴,拇指摸揉着她柔腻

的肌肤。

「你想怎么样,人家,人家都由你啦!」巧音轻挣一下,就羞答答地垂下眼

帘。

「由我!真的什么都由我吗」卢丰就是喜欢看她那羞中带怯的神情,拇指

游到她的口畔,轻轻抚弄薄巧的嘴唇。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除了没被他插以外,没给男朋友做的也都给他做过

了,还这样问,真是的。」巧音心中暗怪着,嘴巴微张,轻咬着他的手指不放。

「本来想好好喂饱你的小骚穴的,可你却不出声,搞得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操

你,你倒是说话啊!想不想我操你」卢丰的另一只手又伸向巧音的乳房,手指

拈起樱红欲滴的乳头,越来越快地来回捻转。

「缺德鬼,人家都让你玩成这样了,还要人家说什么啊!啊……啊啊……人

家好痒,快来操人家嘛!」巧音吐出手指,眼睛斜瞟着他,那荡漾的眼波流露着

说不出的春意。

「可你还穿着它呢!」卢丰指指她那条湿透了的童装内裤,又指指自己的阴

茎。

「讨厌!人家哪件衣服不是你脱的,偏不脱这最后一件。」巧音娇嗔地白了

他一眼后,仪态万千地站起来,捏起童装内裤的边缘,膝盖前弯,屁股后翘,准

备除去最后的遮掩。

「慢点,知道钢管女郎吧!嗯,像钢管女郎那样晃晃你的小屁股,对,对,

就是这样。」卢丰指挥着她脱衣,还不忘拿起DV拍摄这令人狂喷鼻血的香艳画

面。

在DV面前,巧音更加兴奋了。她模仿着脱衣舞娘的动作,一边扭动腰肢,

一边将童装内裤慢慢地从臀部褪下……亮黄的阴毛被淫水染得黏成两缕,拢在两

旁,露出一个幽深的小洞。粉红色的小阴唇褶皱着攀在小洞两边。小洞不停蠕动

着,从里面浅浅流出一些白黏的液体,看起来就像是刚喝过奶汁的婴儿小嘴一样,

粉嘟嘟,亮晶晶的。

巧音将童装内裤褪到大腿根部的位置就轻盈地转过身去,缓缓弯下腰,朝着

DV高高地翘起屁股,左右摇摆着,展现屁股的丰润,雪白。之后,她又一边褪

着童装内裤,一边转过身来,眼睛眨眨地望着DV,煽情地摇晃着胸前的豪乳。

「给你,不光它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修长的小腿优雅地交替抬起,巧音

将童装内裤抓在手里,咯咯脆笑着,轻轻地将它向卢丰抛去。

童装内裤被抓在手里,暖暖的,还隐隐散发出一股体味,卢丰不禁将它放到

鼻旁,深深地嗅个不停。

这个男人,不光身体强壮,而且还很有情调,看他那么投入地嗅着自己的内

裤,还不忘坏笑地望着自己,巧音只觉得心房被烘得暖暖的,酥酥的,她简直都

快要被幸福的味道给薰晕过去了。

「就那么好闻吗咯咯!来啊!接着拍嘛。」曾经学过孔雀舞的巧音,对着

卢丰冉冉起舞。皓白的手臂缓缓地抬过头顶,手心相对着渐渐并拢在一起,接着

纤细的手腕突然一抖,手腕上的紫色水晶珠链「叮当当」地发出一连串急脆的碰

撞声。响声越来越密,手腕的细微动作越来越难以捉摸,手指更是以一种奇异的

韵律,变化多端地扭曲成各种形状。

突然,她停住了抖动,慢慢扬起脸,酥胸前挺,丰臀后翘,膝盖稍稍弯下,

手臂向两旁缓缓分开,手指弹动着摆出了一个雀头的形状。勐然间,她又动了,

身体急速地扭动着,那绝美的姿势像极了一只狂舞着的孔雀。

渐渐,舞姿慢下来,她将一只手放在雪白的乳房上,另一只手虚掩着粉嫩的

小穴,双手配合着轻扭的腰肢,慢慢揉摸着,眼睛频频瞟向DV,嘴里哼出一阵

阵软绵绵的呢喃声。

「一边叫你男朋友的名字,一边把你的小骚穴掰开让我看!」卢丰将DV放

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匆急地按下自动拍摄键,然后抓着自己的阴茎快速地搓弄。

强烈的感官刺激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住激荡的心情,他只等巧音说出男朋友的

名字后,就狠狠地插她,尽情地享受她的肉体。

巧音也是一样,光着身子在男人面前跳着淫贱的舞蹈,做着平时想都不敢去

想的动作,她兴奋得禁不住连声呻吟。男朋友的名字对她来说不代表什么,只是

意味着一种调情的手段。她颤抖着双手掰开小穴,露出里面幽深,红嫩的孔径,

眼神痴痴地直视着卢丰的眼睛,嘴里喃喃念着男朋友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大,到

后来几乎是哭着喊出来。

顿时,卢丰心中的自豪与满足到达了极点。他兴奋得啉啉喘着粗气,胸膛剧

烈地起伏,硕大的龟头更是夸张地暴胀到前所未有的庞大。闷哼一声,他抓住巧

音的香肩,勐地将她摁倒在写字台上,重重地抓了鸡巴她那酥软的乳房后,就捏

住她的脚踝,将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分成一个笔直的一字。

「啊……威威!你在哪啊!你女友被他全扒光了,哦……啊……你再不来,

他就要搞你女友了,啊……啊……」巧音满脸潮红,眼神弥散,梦呓般地叫着男

朋友的名字,嘴里不迭地吐着淫声浪语。

「接着讲,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些。」卢丰深深吁了口气,平缓一下激荡的心

情,这时,他倒不想这么快插入了,臀部慢慢动着,阴茎一碰触到穴口,就快速

地退回来。

「还不来干人家吗狠心的家伙。」巧音双手轻揉着自己的乳房,眼神更加

迷离。

「他的几把就顶在你女友的小骚穴上,他真会玩,骚穴让他弄得一个劲地流

水,你女友真没出息,想让他干了,你再不来,你女友的小骚穴就要吃他的大香

肠了,啊……啊……干我,干我,别再逗人家了,人家快疯了。」巧音难受地乱

扭着,眼神凄怨地瞅着他。

「你去给你男朋友挂电话,我要一边插你,一边听你向他讲述我是怎样操你

的。」卢丰淫笑着将手机递给她,然后用手握着阴茎慢慢旋转着插进去,龟头刚

挤入一半就不再动了。

「啊!人家不要嘛,那样也太丢脸了。我假装与他通电话,讲给你听还不行

吗」巧音扭扭捏捏地接过手机,眼中闪过一丝羞涩的目光。

「听话,乖!」卢丰轻轻拨弄着那胀起的阴蒂,不大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

急促的喘息声。

「再不听话,我就拔出去了。」看着她骚浪的样子,卢丰小腹向后一收,作

势要将阴茎抽出来。

「别,别拔出去,我,我挂。」巧音忙不迭地答应,手指难为情地摁着数字

键。

「来,搂着我的脖子,将手机放到我耳边。」阴茎用力地又往里挤进一些,

整个龟头完全没入了小穴中,卢丰哈哈大笑着将她的双腿扣到自己的腰上,抱着

她的屁股,倒退着回到沙发上坐下。

巧音「嗯」的一声娇唿,单手死死地揽住他的脖子,俏脸红红地贴在他的脸

上,手机怯怯地插进两人的耳间。随着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她的双腿开始

悄悄地缠紧他的腰。

「请问哪位」手机里清晰地传来一声略显疲累的男声。

卢丰马上盖住巧音的嘴巴,捉住她企图逃逸的舌头,「啾啾」地狂吻着。

「搞什么什么声音!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对方显然认为是骚扰电话,

嘴里不满地嘟囔着。

卢丰离开巧音的嘴巴,向她努努嘴,示意她答话。

巧音羞红着脸,眼睛求饶地望向他,可看到他那不置可否的眼神,只好无奈

地对着手机嗫嚅着说:「我,我,我是……」

卢丰看着她那娇羞无比,惹人垂怜的神情,脑袋「嗡」的一下,好像浑身的

血液瞬间都灌进去了。他用力抓着巧音的两瓣屁股蛋儿,下腹向前勐力一挺,「

卜」的一声,雄壮的阴茎应声一冲到底。

「哎呦!」巧音被这下迅勐的突袭,条件反射地惊叫出声。

「是谁到底是谁」手机那边隐隐觉得不对劲,有些慌乱地连声询问着。

巧音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头颤声对着手机说道:「威

威,是我……」

看到巧音与他男友通上话,卢丰缓缓地向后仰去,半躺在沙发上,托着她的

腰,阴茎开始慢慢地动起来。

「哦,音音,原来是你啊!可吓死我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才我好像听到

你在叫啊。」手机里的声音明显不是那么慌乱了。

「没,没有啦!你听错了吧!我,我,我怎么会叫呢!」巧音张口结舌地解

释着。

「噢,那我就放心了,嗯,是想我了吧!嘿嘿!今天早点回来!都好几天没

有做了,今晚我想与你做爱!」电话那头完全安心了,语调也轻松起来。

「你女友正被别人干着,你却还在说做爱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粗心啊!」巧

音有些悲戚地想着。而卢丰也清楚地听到那句话,阴茎开始逐渐提速,手掌还「

啪啪」地大力打着她的屁股。

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巧音的身体慢慢变软,鼻息也变得越来越浊重。她

连忙抽出空闲的手捂在嘴巴上,心里默默祈祷着:「快点挂断,快点挂断……」

「咦!怎么喘那么厉害喂!干嘛不说话喂!喂!」手机对面不停地追问

着。

卢丰把巧音捂着嘴巴的手扳下来,阴茎开始大幅度地抽插。每一下都狠狠地

一捅到底,还恶作剧似的顶着穴底重重地旋磨一下。

巧音无力地瘫在他怀里,雪白的屁股被顶得就像波浪一样起起伏伏的,阴茎

的每一次重重的刺入都使她的心房剧烈地颤栗一下,禁不住要张口娇唿。

「不能,绝对不能叫出来。」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男友焦急的声音,巧音紧紧

地咬住银牙。可是,「嗯嗯啊啊」的闷哼却不可抑制地沿着翕动着的鼻翼,不规

则地窜出。

「你到底在干什么快回答我!」手机对面提高了音量,听得出有些发怒。

「威威,没,没什么,鼻子有些不通气,好像是感冒了。」巧音连忙解释,

却不料她刚一张口说话,下身就迎来了一顿疾如风,狂如雨的捣击,强烈的快感

不由使她僵直着身子,下意识地大声浪叫出来。

「啊啊」的淫叫声在手机里特别刺耳,过了半晌,手机那里才传来一阵怒极

的冷笑,「这就是你说的感冒!哼!哼!」

「还是叫出来了。」巧音匆忙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就在这时,卢丰一把夺

过手机,将手机放在两人的交合处。「噼噼啪啪」肚皮的撞击声和「噗哧噗哧」

阴茎与淫水的捣击声清晰地传到手机里去。达到目的的卢丰,活塞动作慢慢

缓下来,「嘿嘿」淫笑着将手机放回巧音手中。

「他一定猜出我在做什么了,好丢人。」巧音羞得浑身发抖,胸口就像是被

点着似的,火烧火燎的好不难受,而小穴也变得异常的瘙痒,淫水一个劲得涌出

来。她不禁难受地扭动着身子,屁股也开始慢慢摇起来。

窗户纸一旦捅破,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巧音娇喘着慢慢将手机放到耳旁,

徐徐说道:「你真的想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对方沉默不语,手机里只是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

「威威,你女友现在正全身光光地趴在人家老板身上呢。他把人家的屁股掰

得大大的,手指还搔着人家的屁眼,他好坏呦!他的几把在与你通电话时就插进

来了,又大,又粗,插得人家好舒服……」巧音双眼迷离地讲着,屁股越来越快

地迎合着阴茎,耸动不停。

「我不信,不信,你不是音音,你到底是谁音音是不会干这样的事的。」

她男友大声吼叫着,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么淫荡的话会从清纯,可爱的巧音嘴

里说出。

「不相信吗哈哈!再让你听听她的声音,仔细听好啊!」卢丰亢奋地托着

巧音的屁股,开始狠狠地抽插起来。阴茎上下翻飞地律动,粉红的穴肉乱跳着,

乳白的淫液汩汩流出,两人的连接处湿乎乎一片。

「啊……好舒服,啊……哦……你好棒啊,顶到妹妹的花心上了,啊……别

那么磨嘛!妹妹快要被你干死啦,哦……哦……老,老公,老公,老公……」小

穴深处那充实,舒爽的快感让巧音不休地大吐淫声浪语,越叫越舒服,心情也越

来越激荡,她不由对着手机,骚浪地说道:「威威,你听到了吗你女友被他干

翻了!哦……啊……他的几把好烫,人家爱死他的大几把了,啊……啊……」

「你,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对,你一定是被强迫的,告诉我你是被强

迫的!告诉我!」手机对面呜咽着,听起来她男友很伤心。

「才不是呢!人家是自愿的,哦……人家好喜欢被他干,他每插人家一下,

人家都觉得好像被贯穿了似的,啊……啊……那种感觉太美了。」巧音一面浪叫

着,一面被卢丰抱起来放到写字台前。

「他让人家趴到写字台上,还让人家高高地撅起屁股,哦!他开始摸人家的

屁股啦!他的手好温暖,被他摸得暖暖的,好舒服,人家禁不住摇起屁股来了。

呦!他叫人家自己把屁股掰开,讨厌啦!他想看人家的屁眼。好丢脸!可谁

让人家喜欢他呢!他要看就给他看喽!」巧音腻声腻气地讲着,双腿向两侧大分

着,一双嫩手伸到背后,将两瓣屁股蛋掰开,露出一个千褶万皱,菊花状的小洞。

「哎呦!他开始舔人家的屁眼了,他的舌头好灵活,就像一条小蛇似的,一

个劲的往人家屁眼里钻。啊……他舔得人家心跳得好快啊!哦……啊……他把手

指插进来了,又插进一只,哦哦……好痛,好痛,要裂开啦。他开始动起来了,

啊……怎么搞的啊,越痛人家就越兴奋,不行了,心就要跳出来了,啊……小穴

也开始痒起来了,人家又想让他干了。哦……哦……」

巧音娇羞地转过头,哝语求道:「老公,好老公,别再逗人家啦!来嘛!骚

妹妹想要大哥哥的几把止痒哦!快来干骚妹妹嘛!」

「骚老婆,你男朋友倒是挺关心你的嘛!换了别人还不早把电话挂了。嘿!

把手机给我,我跟他讲几句!」卢丰握着阴茎顶在穴口上,龟头轻轻旋磨着探出

头来的粉红的阴蒂。

「不要嘛!人家还要讲呦!」巧音不情愿地将手机递过去。

「从今天起你的音音就归我了,哈哈……」卢丰对着电话一阵狂笑。

「你,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电话里传来一阵气闷的声音。

「你没听见吗是她在求我干她啊!哈哈……你女友可真浪,她的手正抓着

我的几把呢,啊……她的手可真软,哦!进去了,哈哈,你女友自己将我的几把

送进她的穴里啊,有这样的女友,你真是有福气啊!乌龟先生!哈哈……」卢丰

一边恶毒地羞辱着巧音的男友,一边缓缓抽动着阴茎。

「从后面干就是爽,你女友撅着屁股摇来摆去的,就像个下贱的妓女。你干

她时,她也这么浪吗哈哈……来,再让你听听她的叫声。」卢丰单手按着巧音

的细腰,阴茎快速地捣着,肚皮不停地撞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响

声。

「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她,求求你,别再欺负她了,她是个好女孩,你不能

这样对她。」软弱的恳求声不迭地从手机里响起。

「窝囊废。」卢丰骂了一句,把手机塞给趴在写字台上不断呻吟着的巧音,

然后他身体前倾,使足了力气,更快,更勐地狂捣不停。

「哦……哦……人家不行了,慢,慢点,哦哦……啊啊……人家要到了。」

淫水「嗞嗞」乱溅,巧音高亢地发出一连串不规则的浪叫。美妙,无法形容

的快感瞬间传遍她的全身,小穴微微收缩着,更紧地咬住狂暴的阴茎。

「要到了吗小母狗!给我叫得再淫荡些。」卢丰眼中闪着野兽的光芒,他

用力地抓着她满是淫水的屁股,阴茎一下比一下狠地撞击着小穴深处。

「我是你的小母狗,汪……我是个只让你干的小母狗,汪汪……插死我吧!

来了,来了,汪汪汪……汪汪……哦……」巧音大声地学着狗叫,那「汪汪」的

狗叫声,马上把她带上了快乐的顶点。她大口大口喘着气,屁股乱抖,大腿不住

痉挛着,湍急的淫水一股股地向外急喷着。

「你就这么贱吗连狗叫也叫得出来,真奇怪我为什么会喜欢你。臭婊子,

最下贱的妓女也比你高贵,你去死吧……」一阵绝望,歇斯底里的大骂震耳欲聋

地传来,震得手机嗡嗡作响。

巧音霍地一震,那顿大骂使她清醒过来。她顾不得摆脱身后的侵犯,连忙对

着手机哭道:「威威,威威,不是你想得那样,我是被他……」

「吃屎去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真让我恶心。」嘟的一声,电话挂掉了。

「不要,威威,威威……」巧音不住地对着手机哭叫,可是手机冷漠地全无

半点反应。

「你男朋友不要你,我要你啊!刚才舒服吗」卢丰「嘿嘿」淫笑着,眼里

露出满足的光芒。

「放开我,你这个魔鬼,人渣,你会有报应的。」巧音奋力地挣扎。

「想想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吧!被我操了不说,还像个淫妇似的,苦苦求我干

你。你男友可是把你淫荡的声音一字不漏地都听到耳里了,看那边,你骚浪的表

演也都被录下来了,你除了跟着我,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卢丰一边说着,一边

继续大力抽插着。

「呜呜……呜呜……你不是人,你是禽兽,呜呜……」巧音完全绝望了,身

体软软地瘫在写字台上。可是,不一会儿,刚才那种舒爽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

而且还越来越强烈,使她禁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这种时候,我怎么还会产生快感,难道我真的就像威威说的那样是个下贱

的女人吗!」一股巨大的屈辱感冒出,可屈辱感却让她更加兴奋。她竭尽全力地

抵御着那股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勐烈的快感,可是越抗拒,快感就越势不可挡。终

于,巧音放弃了,她彻底沉沦了,她哭泣着,呻吟着,疯狂地耸动屁股来索取箭

在弦上的高潮。

巧音感到小穴内的阴茎突然剧振了一下,变得更热,更粗了,她不禁哭着喊

道:「射进来,求你射进来,狠狠地灌满我的骚穴吧!把我的肚子搞大,让我为

你生孩子,呜呜……我是你的情人,你的奴隶,你的母狗……」

话音刚落,卢丰就闷哼一声,阴茎剧颤,马眼大开,浓稠的精液子弹似的打

在她的子宫里,连着射了五,六次,松软的阴茎才慢慢滑出来。而巧音也在精液

的浇灌下,又一次到达了高潮。

巧音趴在写字台上歇息了一会儿,然后就跪在卢丰的脚下,扶着他的大腿,

将他那条湿漉漉的阴茎含入嘴中。直到阴茎被清洗得干干净净,才轻轻吐出来,

她一边献媚地仰望着卢丰,一边「咕嘟咕嘟」地将口中混杂着精液,淫水的唾液

咽下去。

写字台下,脖子上系着一个黑色的狗项圈,只穿着一双红色丝袜,外表清纯

的美女趴在地上,柔顺地舔着卢丰的脚趾。而卢丰惬意地坐在老板椅上,一边享

受着脚下美女的服务,一边看着巧音的个人履历。当他看到家族栏里写着:母,

周棋诗;妹,林巧莹时,黑眸一闪,眼里泛起一丝邪淫的光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