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蛇性感图片

合作QQ:2015-7353-60
您现在的位置:美女新闻

【本周更新】岳母干上瘾

作者: 时间:2022-10-27 16:06:22 阅读:

【本周更新】岳母干上瘾

上大学时,我跟岳母约定,只要她家沒有其他人,她就在**中回话说:“家里什麽都好呵!很好”当然,我事先都问:“家里情况还好吧”如果家中有人,她就在**中说““还可以!”这是我和岳母的偷情暗号。这样,我们两人就可以彻底放开说些大胆调情的话。主要的是她说的多,我只是听。当然,这样的**一般都是我打过去,并且在半个小时以上,多半是她接的多,时机也都是我精心选择的,因爲我的本意就是想找心爱的岳母聊聊,要知道,上了半老徐娘后,就是感觉有瘾。说真话,好长一段时间,我的眼前总是岳母那丰满白嫩的肥臀和极其性感的白脸盘儿,虽然有些鱼尾纹,但一想到她给我的下身汁水,我就特別地感动和过瘾。人都说人老珠黄,而我的岳母对性事,对她女婿的情欲却是这般如日中天。

记得有一次,她在**那端一个劲地说想我的时候,她忽然说:“你就知道家里什麽都好,你知道我现在是什麽情况吗”我沒反应过来,她说:“小强,妈妈现在是‘一江春水向东流了’,下身‘春潮急’呐!”到底是个文化人,我岳母调情都与衆不同。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她的下身已湿润无比了。哎,那时,我的心里真想好好地抱她一抱,好好温存一番,好好品味她那与衆不同的仙人洞和光洁如玉的白玉盘的肥嫩肉臀。

从学校到我岳母家有几百里的路程,听到这话,我很感动,她沒有岳母的架子,虽然是个文化人,敢说敢爱,我觉得这是人世间的真情,虽然我们近于乱伦,但这是多麽美好的事,按年纪,岳母可以做我的母亲,但在我眼里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最好的性交伙伴,在床上她是我最爽的有好多好多汁水的女人,如果要是在我岳母身上选择的话,那麽,我第一要选的就是她那肥白的丰臀和那个肉洞洞了。结婚多年,回想我与妻子小怡的性生活,其实,又能算什麽我真的不明白,比小怡大二十多岁的岳母,下身爲什麽会有那麽多的汁水那里面的嫩肉爲什麽要比年轻的妻子要诱人得多

我们的**多半是我听她的喘息和性感特强的声音,说真话,岳母不但床上功夫好,声音也是世上少有的诱人。四年中,我的大学生活因爲岳母的**更加多采。

每到岳母家,我总有做不完的家务事,爲什麽我就是想和我亲爱的岳母多调情,就是这麽简单。我想,这不能用纯肉欲的眼光看待我和岳母的性事。

我承认我和岳母两人都有着无限的肉欲,对我来说,岳母的身上有成熟女人的无比风骚和性经验,对岳母来说,我有着强于岳父十倍的性能力,但我和岳母都从内心认爲,如果有来世我和岳母就是天生的一对,岳母真的是生得好看美丽,丰满的样子我总觉得比妻子小怡强得多,声音也是那样地悦耳诱人,每次作爱,我特別喜欢抱着她肥白的屁股,她的奶子很绵软,给我一种很母性的关怀和引诱,但我从来沒有与自己母亲乱伦的思想。我永远不知道我的岳母爲什麽使我这样疯狂。

我的岳母在文化部门工作,但在家务方面也很能干。我的家务事就是帮她洗菜拣菜什麽的。这样有个好处,只要厨房沒有其他人,我们两人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抚摸肉体接触,而且沒有人会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这样大胆。在自来水池洗菜时,我会利用机会用我的手紧紧捏着她的纤细小手,好好地把玩,这时岳母的表情显得很沈醉,丰满的身子总是颤动不已。在卫生间洗衣服时,我会趁机用我的下身紧紧抵着她的肥臀,勃起的下身使我感到岳母特別性感的喘息。

一次,在洗胡萝卜时,我拿着胡萝卜递互她的手里,小声说:“给你!”我当然沒有调情的意思。你知道我岳母怎麽说“沒有你那个好!”又诱惑迷人小声地说道:“沒有你那个硬!”

老天,你说我的岳母不是与我天生的一对吗她一点沒有岳母的架子,她有的是爱她女婿的真心和发自内心的情欲、肉欲、占有欲,这难道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爱情吗

岳母家有个阁楼,是放杂物用的,平时几乎沒有人上去。但对我和岳母来说,那成了我们后来作爱的天堂。

谁也沒有想到我们会在那里发生性关系。很偶然。

那天岳母家的房子在装修时突然少了一些木料,因爲我沒有钥匙,岳父叫我和岳母回来到阁楼上拿一根开好的木板。阁楼上很久沒有人上去,我上去后,发现很乱沒有找到,这时岳母也上了楼,那时是夏天,岳母穿的是黑裙,在她上楼时,她腿上的白肉在我眼前一闪,我心里一动。沒有想到,我正胡思乱想间,岳母说: “小强,我们快抓紧时间,还来得急!”说着她就把黑裙飞快地脱到一边,你说我还能愣着吗因爲阁楼上灰尘多,我和岳母就站在那里,花了有二十分锺左右,把事情办了,我记得精子射了岳母一腿,她用纸边擦边说:“以后我们还可以到这里来!”我岳母是个讲究情境作爱的人,这以后大家还可以看出。我说:“上面不方便!”

岳母说,“下次我收拾一下,不象今天弄得不过瘾!”我说:“我觉得还好,沒有什麽不过瘾的啊!她说:“不是你不过瘾,是我不过瘾!”

我紧紧抱着岳母肥白的屁股,真切感到她下身刚才还跳动的嫩肉,心里说:岳母!你真是我的亲密爱人!

当我们把木料擡到新房子那里时,岳父绝不会想到他给我们帮了一个大忙,她见岳母流汗的样子,还说:“就这麽一块木板,看你们费多大的劲!”他确实不知道我和岳母的劲用到其它地方去。

在这以后,这阁楼有过我们多次的作爱。记得有一次很刺激,也是夏天,我上楼取杂物,岳母也上楼,她上来二话沒说,和我抵在墙弄了只有三分锺,就有了高潮,我想,她可能是文化人吧,与心爱的女婿作爱并不需要太多的准备,只要这无言的阁楼作证。

岳母是个文化人,除去文化以前基本上沒什麽爱好,自从我和小怡的婚事订下并在我和岳母发生性关系后,她开始学会并非常喜欢打麻将,她说:“这是陪小强的,我们不能叫小强在我们家閑着吧!”,岳母对我说过:“只要小强来,我们一家就打麻将!”

岳母长得很年轻,笑起来一点不象她的真实年纪,也许与我上过床,打麻将时,她流露出的表情在我看来特別地迷人和诱惑力。因我和岳母私下早就有一腿,所以,我们两人也常常利用这打麻将的机会,暗中用脚小心翼翼地调情,那滋味又快乐又刺激。

一次,她先听牌,我和小怡、岳父的牌还都沒成型,当我打出“一条”时,岳母那高兴劲几真是可爱极了:“我早就等你这个‘一条’了,小强!我要的就是你这‘一条’啊!”原来,她要的这张一条成了个“大绝”。其实,岳母这句话在別人听来十分正常,但对和岳母有过非常深厚性关系的我来说,却想歪了,我首先想到的是我下身的“一条”,那“一条”听到这话,立即就硬了。后来,我在砌牌时,故意把牌弄到地上,借机到桌下在她的粉嫩的大腿上轻捏了一把。当我把牌拿上来时,我觉得岳母的笑容真是迷人骚情。“岳母嫩肉女婿棍,此情只有两心知”,害羞中,半老徐娘的岳母象个幸福的新娘。

事后,我对岳母说起这事时,她笑着说:“我要你这‘一条’,你要我什麽啊”

我说:“我只要你的‘一饼’、‘一洞’”岳母笑得美极了:“我的‘白饼’给你吃了,这洞洞也永远是你的!只是我老要的呵!”那时我抱着岳母的肥白屁股,觉得她那两瓣大‘白饼’真的是我绝好的美食。岳母,我不会嫌弃你的老,真的!就是老,你也是老中的精品,我今生今世永远也无法买到的老中有嫩、老中有鲜、老中有味、老中有老补品!!

在我妻子小怡生孩子期间以及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沒有与她过性生活,但因爲有一个体帖的岳母,我也曾好几次在岳母迷人的仙人洞里找到快乐,在小怡未满月时,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就对岳母悄悄说:“我想你都快想疯了!”那时,在家里想作爱不是很方便,岳父和一个小保姆始终在家,我们苦于找不到好好作爱一番的机会。

一天晚上机会终于来了,岳母在上班前我说:“你下午上班,二点锺直接到大明路工房,我在那里等你。”

大明路工房在我市的一个大开发区那里,离我岳母家有二十分锺的自行车距离,那时才进初秋,在我们那儿。天还有些热,当我骑车到那里时,岳母早就在那等着了,我们推着自行车,找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才找到了一个还沒有完工的楼层,我们假装是在看房子,跑到了一个还沒有交付的三层楼里,整个大楼空无一人,因爲脚手架还沒有完全撤掉,大楼内的光缐正有利于我和岳母这种寻机作爱的人。当我把岳母带到一个卫生间时,我听得出岳母很兴奋,喘息声杂着她的肉香,我的下身好硬好硬,我把岳母的裤子褪掉,抱着她丰满的身子抵在墙上,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下身,岳母的嘴唇紧紧吻着我的唇,我们无声无息,使劲地吻,使劲地吻,岳母的手也紧紧地弄着我的阳物,我们以爲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得好好地温存一番,接着我的下身很流畅地抵进了岳母的阴道,那里面真是湿润透了,就这样我紧紧抱着岳母大约站在那里抵了她有五分锺左右,忽然听到门外有声音,好象有人要进来,我们吓坏了,岳母也正在兴奋之中,我们连忙穿衣,又不敢出去,装着在屋内认真看房的样子。

一会儿,门被开下,进来一个工地瓦匠模样的人,他很吃惊,好象沒想到屋内有人,问我们进来干啥

我说:“我陪我妈一块来这看看,准备以后在这买房装修。”他呵了一声,后就走了,我们看出他好象有点怀疑。

我们知道绝不能在这里冒险。岳母对我说:“我们就这样走了”

? ? 我当然不情愿,岳母很体帖我,说,再找一个地方。我想了想还是说:不,就在这里!后来,我把门反锁起来,准备继续下去。

当我再次脱掉岳母的裤子时,岳母说:你瞧瞧,我下身都吓出“冷汗”了!我用手摸去,岳母刚才的爱液还粘粘的,我心急如猴,把自己下身脱得精光,半躺在地上,岳母面朝我,肥白的屁股紧紧压到我的下身,接着,岳母用手导引着把我的阳物放进她的阴道:“小强啊,下午我们好好地弄弄!”我知道岳母也很想我了。那天开始是不成功的性交,但这时,却是十分地完美,就这样,她很有力地在我的身上上上下下,在使劲地进出着我的阳物时,她说:“下午你爲什麽说我是你的妈妈”我说,这样,那人才会相信啊。来然,他一定会认爲我们是偷情的奸夫淫妇!岳母说:哪有妈妈与儿子干这个事的我说:你就算是我的妈妈,我也要好好地干你,永远地干你,爱你一辈子都不够。岳母说:“瞎说,世上只有女婿偷岳母,哪有儿子入妈妈啊。”我说:“你忘了,那一年你到我们学校去,不是叫我喊你妈妈吗”听到这,我感到岳母下身的嫩肉一阵紧似一阵。

那天,我们在那三层楼里可以说是干得天翻地覆,虽然天已入秋,但岳母的下身却象夏天一样地火热,我的腿上流了她许多的汁水。